深海冬木

近期产出fgo乙女only,卫宫咕哒+少量其他鯖ぐだ

[エミぐだ] 冬の木(1 end)

谢谢vtai啊啊啊啊实在是太好了这篇,voice流的甜里带点淡淡的忧桑!各种地方都太用心了(;´༎ຶД༎ຶ`)标题呜呜呜呜我要死了(冬 木 烧 却

夢のあと:

因为是生贺,虽然是乙女向还是主号存一下留个档……




金   星:



给 @深海冬木 的生贺,我,冬木,生日快乐!


终章后捏造,相关捏他补充在文末。





冬の木




Side Master




2011年12月25日,冬木市。




“所以说,正因为得不到应有的幸福,才能被称之为英雄吗?”坐在甜品店里,咕哒舀了一勺面前大份的酸奶芒果巴菲,话题却是与气氛十分不符的沉重内容。


“英雄都是后人叫出来的。”


“Archer,你这样很帅。”少女这样说着,率直的目光正对着面前银发的男人。偷偷地进行灵子转移这件事如果被其他迦勒底的工作人员知道,多半是会有怨言的吧。但是既然达芬奇说会帮他们瞒过大家以及玛修,就算可信度不怎么高,已经任性地跑到这里来的master和某位英灵并不打算考虑这些一时半会得不到结论的事,而是好好地体验这难能可贵的一日假期。




今天是圣诞节。


仿佛全世界的情侣都涌上了街头,小小的冬木市充满了果酱一般的甜蜜气氛。为了不引起太多的注目,咕哒和卫宫都换上了便服——穿着高领毛衣戴着眼镜的卫宫,俨然一副帅气男友的模样,倒也是激起了迦勒底的master忽略多时的少女情怀。


作为早期被召唤的元老英灵之一,卫宫后来渐渐不怎么参与进那些艰苦的战斗,更多的是负责爆炸事故后人手严重不足的迦勒底的设备修复和后勤工作。咕哒一度担心这样的分配有些不妥,即便不是自己的指令,但也多多少少和自己的出战配置有关,找了个机会在午餐前跑进厨房说“我来帮忙”,却被看穿了心思似的立刻就被拒绝了。


“与其在战场上因为力量不足而让周围的人陷入危险,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更合适,所以master你不必内疚,这会让我有一点生气。”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之后,咕哒觉得在与许多英灵的相处上都轻松了许多。


卫宫和许多人不一样。正因为生前是个和自己类似的普通人,在这个缺乏人类朋友的迦勒底,在他身边常常能找到些许熟悉亲切的安全感。


这次也一样。


完成了人理修复这样不可思议的壮举,突然成为救世主的咕哒却完全没有切实的感觉——罗曼医生的离开甚至令自己觉得被整个世界背叛了一样,悲伤得无法原谅对方,连悔恨都失去了机会。


这样怎样都无法打起精神的日子,咕哒最终放下了无谓的矜持,向那个照顾自己起居的男人寻求起了帮助。


“想去你曾经生活过的城市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既然是master的要求,英灵当然会竭尽所能地完成。




卫宫眯起眼,透过甜品店的落地窗看到的是对面的女孩本该习以为常的日本街头。


“接下来想去哪?”不知为何,冬天下午的阳光看起来竟也有一些刺眼。太过和睦的景象,竟然一时也令自己感到了陌生。


“你以前爱去的地方。”咕哒眨眨眼睛,露出了和平时一样自然的笑容。


卫宫依旧看着街道,放空了一会才渐渐开始搜索回忆——的确是忘了,那年之后六年的圣诞节仍是在周末这件事。




学校的弓道场没有人。


一前一后地踩在走廊的地板上,木头发出轻微的吱嘎吱嘎的声响。看着卫宫的后背,咕哒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在和一个学长偷偷约会的女中学生,需要强忍着砰砰直跳的心脏才能保持表面的镇静。


“要试试看吗?”走到中央的时候,卫宫停了下来,心不在焉的自己差一点就要撞上去。于是急忙用点头来掩盖发烫的脸颊,甚至不敢和对方对视。“我去找一下备用的服装,你在这等我一会。”


“嗯!”咕哒再度用力点了点头。




“——”


已经看了无数次的拉弓,当手中的弓箭并非武器而是普通的实物的时候,卫宫在咕哒心中的形象几乎已经完全变回了人类。


“不愧是Archer——”


“来,先把手抬起来。”不顾连怎么拿弓都不知道的咕哒的赞叹,卫宫已经向着master的方向转过身,扶着她的肩膀开始纠正姿势。


温度随着弓道服的布料传到底下的皮肤上。虽然曾经被这个人公主抱过,那时也是心跳得仿佛要从喉咙口蹦出来,而这次则又是另一种动心的感觉。和迦勒底那些血统高贵的王族或是神祗不同,卫宫的脸相比之下可能要普通得多,但仍然是一张在帅气方面毫不逊色的亚洲男性脸——至少在咕哒的眼中是这样。其中当然有不少亲切感的加分,但自己并不打算纠正这种偏心。


“腰再挺直一点,慢慢呼吸。”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少女的内心备受煎熬。


“慢慢地松手,倒数三——”


“二——”


“一——”


毫无悬念地还没到达靶子的地方就落下的箭像在嘲笑自己的没天赋,身旁的男人却发出了“很好”的称赞。


迦勒底的master一下子就忘记了御主的身份,此刻的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少女。因为失败而沮丧,因为鼓励而高兴。




因为卫宫变得暂时忘记了一切沉重的东西,阴霾的心情也跟着放晴了。




Side Archer




卫宫从来都不是擅长应付女性的类型,尽管看起来其实还不错,但本人很清楚这都要归功于成为英灵后渐渐习得的嘲讽技能。稍微斗几句嘴,常常可以被当成玩笑,随便吵几句就过了。


不过和咕哒之间似乎不存在这种模式。


非常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在内心肯定,对方是一个和年轻的自己十分相似的女孩。


不同的是她没有那么强烈的理想。




她是个努力并且拼命的后天型魔术师,这一点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


心地善良,无条件相信他人,对认定的事情十分坚持,一旦决定了就会贯彻到底。


这一部分单纯到甚至有时会觉得固执,固执到愚蠢,也和过去的卫宫士郎互相重叠。


就连突然被扯进战斗中的经历也很像。


然而她并没有成为英灵。


女孩在比自己曾经参与过的圣杯战争更可怕的世界级存亡战中活了下来,与其说活下来是个奇迹不如说她本身就是个奇迹,并且还在不停创造奇迹。无数次陷入危险,凭借着人类强大的潜能一次又一次地逆转了局势;不停救人,看着前一秒还和自己谈笑的人突然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相信他人,然后被背叛,再重新站起来……说她是被选中的人类倒也一点不为过。


然而她从来没想过要当英雄。


只是死命追逐着那一线几乎等于不存在的希望,一步步夺回了消失的未来。


最终成为全人类的救世主。




面对这样的女孩,究竟又有什么资格从她的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呢。


走进这个世界的士郎空荡荡的家,卫宫觉得有一丝喘不过气——这个世界的自己,此刻应该已经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试图帮助着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吧。


伪善一般的理想,直到现在仍足够使自己的灵魂再度溺毙——哪怕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Archer你小时候好可爱啊?!”刚洗完澡连头发都还没吹干的咕哒对着客厅里某张相框里的照片惊呼起来。圣诞节的他们在高级的西餐店里吃了烛光晚餐,又散了一会步才回到这间屋子里,因为没有女性的睡衣,迦勒底的master此刻正穿着男版的T恤招呼着卫宫前来观看。


“不要像个变态大叔一样对着小男孩的照片两眼放光。”忍不住就开启了毒舌模式的卫宫翘着二郎腿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并没有打算站起来的意思。


“谁是变态大叔啊!”重重地把相框放回原来的位置,咕哒噘着嘴转过身——橘色的头发显然刚被胡乱地用毛巾乱擦了一通,现在正翘得横七竖八。


“哎,过来。”


“干嘛?”咕哒嘴上虽然没好气,却还是向卫宫的方向走去。


“要我找个镜子给你吗?”若无其事地吐槽着,一边已经很顺手地拿过对方挂在脖子上的浴巾——在迦勒底的时候偶尔也会像这样为她擦干头发。毕竟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得像保姆或者妈妈一样的存在,很多男女间的矜持早就不复存在了,因此当咕哒单独来找自己说想要带她去正常的冬木市看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犹豫。


“谢谢你,Archer。”没有理会他的话,少女突然轻声说道。


“谢什么,这是应该的。”用毛巾反复擦拭着对方不长的头发,这半天宛如约会一般的时光的确令自己有了些奇怪的想法——即便知道在此时想这个有些不道德,卫宫仍无法阻止自己的脑中飞过曾经和master在某次任务中紧急补给魔法的场景。


尽管听起来有些色情,但对于master和servant来说确实是常有的事。魔力传输当然是最主要的目的,可快感同时也作为副产物真实存在,确切地使双方感觉到愉悦。


而眼下卫宫需要的并非魔力,而是能令人满足的欲望行动。




隔着湿漉漉的毛巾,卫宫从身后抱住了他的master。


吻上对方的头发,男人的脑中回响起下午从中学的弓道部离开时身后的少女发出的小声提议——




像普通人……恋人一样过一次圣诞节吧,Archer。




卫宫不自觉地收紧了怀抱。


“明早一起去院子里种树吧,樱花之类的,你喜欢的树。”银发的男人在对方敏感的耳边说完,便摘掉眼镜,闭起眼温柔地吻了起来。




——谢谢你带我回冬木,master。






※ 注:1、本文红茶设定为拥有ubw五战记忆,文中的“那年圣诞”指的是2005年。


2、他们灵子转移到的不一定是ubw世界线,所以卫宫家里的摆饰和所有物可能略有不同。


3、咕哒的性格和与卫宫相处模式更贴近冬木家的那两个,详情可参见寿星本人平时的红茶咕哒漫画。



评论
热度(46)
  1. 深海冬木夢のあと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vtai啊啊啊啊实在是太好了这篇,voice流的甜里带点淡淡的忧桑!各种地方都太用心了(;´༎ຶ...
  2. 春になれ金 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夢のあと
    因为是生贺,虽然是乙女向还是主号存一下留个档……

© 深海冬木 | Powered by LOFTER